平码二中二论坛|平码研究贴吧

首頁>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讓千年大運河“活起來”——全國政協“推動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重點提案督辦調研”綜述

2019-01-15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2017年5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打造展示中華文明的金名片——關于建設大運河文化帶的若干思考》的報告中作出重要批示:“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是流動的文化,要統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為推進大運河文化遺產保護利用工作指明了方向。

2018年9月,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推動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重點提案督辦”調研組赴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展開調研,實地考察了北京市玉河遺址、大運河森林公園,天津市九宣閘、三岔口段、楊柳青段,河北省連鎮謝家壩、華家口夯土險工、鄭口挑水壩等大運河遺址遺跡。調研組奔著問題來、帶著問題看、發現新問題、提出解決建議,在各地召開了多場座談會進行深入探討,為推動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建言獻策。

說起我國的“線性文化遺產”,人們第一個想起來的便是長城。2014年6月22日,又一條線性文化遺產的申遺成功,使“大運河”這三個字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大運河,流經8省(直轄市)34個城市,綿延2700多公里,是世界上開鑿最早、規模最大的運河,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這條凝聚了古代人民勞動和智慧的河流,不僅是一項偉大的水利工程,也是將眾多文化遺產串聯在一起、積淀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大動脈。大運河,作為中華民族具有典型代表性的文化標識,對于堅定文化自信、傳承保護利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推動世界文化交流互鑒,都具有深遠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的視察批示,確定了大運河以文化建設為引領,帶動經濟、社會、生態等各項建設的方向。因此,推動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就是要讓這條具有獨特歷史文化價值的古老河流,在現代化高速發展的今天,依舊能夠“活起來”,成為中華大地上一條璀璨的文化玉帶。

“活起來”需要深刻理解

什么是“大運河文化”?

這是調研組的委員和專家們在調研中聊得最多的話題之一,也是關乎整個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基礎問題。

所謂“文化”,即大運河所承載的精神價值。也就是說,對于“大運河文化”的理解和說明,不能僅僅局限于器物層面,還有以非物質文化遺產為代表的文化、習俗層面。“其中包括運河沿線人家的日常生活風貌。”國家發展改革委社會發展司生活質量處處長黃瑋茹認為,這些共通的東西是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連接的,要以文化傳承為界,建設大運河文化高地。

調研組在天津楊柳青鎮考察時,現場觀摩并體驗了第一批進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文化產物———“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過程。

委員、專家們發現,開封朱仙鎮木版年畫和與楊柳青年畫并稱為“南桃北柳”的蘇州桃花塢年畫,都是在大運河沿線。試想,千百年前,年畫手藝人們就是借助大運河的漕運功能,將年畫運往全國各地,并在運河沿線幾個點形成了聚集地,從而流傳至今,演變成楊柳青鎮、朱仙鎮、桃花塢等年畫之鄉。

其實除年畫等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外,大運河在精神領域的貢獻還有另一個層面。在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遺產保護與城鄉發展研究中心副總工程師、中國大運河申遺文本總撰稿人張謹看來,大運河申遺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基于人類創造的杰作,在科技價值、創造性上的無與倫比。

“大運河是沿途8個省、直轄市的母親河,它催生了沿線城市的起源、發展,是文明的推進器。”張謹說。因為大運河這條水系的建設,誕生了北京元大都、隋唐洛陽城,沿岸的許多城市如開封(宋代都城)、商丘(宋南京)、邯鄲(大名府,宋北京)等古都,以及蘇州、杭州等名城名鎮,無一不體現著中國古代的人居智慧。“城市因河而建”,大運河串起了中國2000多年的歷史和文明。

通過幾天的調研,委員專家們發現,“大運河文化”的理念建立起來容易,可實施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困難,地方基層往往不知道如何來打造。比如,有些地方運河邊仿古建筑成群,利用率卻很低;有些地方開發不足,若無旁邊展板介紹,沒有人會留意這里就是千年古運河之所在。

“大運河這項在人類古代社會最為宏大的水利航運工程,開創了很多人類工程史的先河,展現了極大的創造力和組織動員能力,它印證了國家、民族對統一國家追求的渴望,是今天我們重塑民族凝聚力、自信心的來源。”張謹建議,要建立“大運河智庫”,用文化拉動區域高質量發展,把文化變成京津冀協調發展的財富,使大運河文化帶成為展現中國厚重歷史與現代文明成就的窗口。

“活起來”需要深入挖掘

文化帶建設,摸清家底至關重要。這是委員、專家們的一致看法。

從北京起,沿運河南下,到天津、河北,委員們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感受著千年古運河的今日風貌。通過與各地相關部門進行座談交流,調研組了解到,申遺成功后,通過調研調查,京津冀三地對于大運河遺產資源已經進一步摸清,并建立了相應的保護規劃。

文化和旅游部政策法規司發展規劃處調研員陸文捷表示,通過對京津冀地區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實地探訪,發現三地對大運河沿線文物遺存、非物質文化、水工文化、特色地域文化等方面有了更多了解,對大運河作為大型線性文化遺產、水利遺產也有了整體概念上的把握。

這些變化委員專家們看在眼里,但還是發現了一些問題。

部分委員、專家認為,自2006年起,國家文物部門已布置大運河沿線全線的文物普查與考古調研,并在35個運河城市全部編制了市級運河保護規劃,對物質文化資源的調查、價值的梳理已經全部完成。

“光靠地表的遺產遺跡來建設大運河文化帶是遠遠不夠的,考古工作還需要更深入地進行。”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所長賀云翱表示,“以江蘇為例,揚州、無錫、淮安等地,都通過考古挖掘出了重要的文化成就。”他認為,應當將建設資金用于遺產挖掘、博物館建設和展覽以及文物保護上,而非打造所謂的“運河旁風情小鎮”。

“但在此次調研中發現,牽頭實施部門并沒有深入挖掘大運河的文化資源,反而花很大精力在景觀綠化方面,舍本逐末。”張謹說。

中國美術學院城鄉統籌綜合研究院院長曹增杰對此表示贊同,他在北京市通州區考察大運河森林公園時就感到,整個公園缺乏大樹、古樹,也沒有體現出大運河的文化概念,儼然一片防護林而非森林公園。

“我感覺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尤其是活化文化,諸如習俗和習慣等的挖掘還不夠,相應的計劃和考慮較少。”全國政協委員、國家博物館原館長呂章申認為,這些日久天長、習以為常的行為習慣,恰恰是與人們生活、包括社會生活息息相關,并且容易融入到現實發展中去的東西。

“比如衡水的面條。”他以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的特產——龍鳳貢面為例,其因條圓空心、細如龍須而得名。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皇帝初巡江南,途徑鄭家渡口,見此地漣漪映帶、帆檣相接,極為繁榮昌盛,遂下令停泊。時值正午,在驛站品嘗龍鳳掛面后的乾隆皇帝龍顏大悅,親筆御封為“上用龍須鳳尾貢面”,成為一段在當地廣為流傳的佳話。

乾隆皇帝南巡自然是沿大運河而行,故城縣龍鳳貢面的來歷也正是大運河沿線的一則民俗故事。“要善于聽當地人,尤其是老年人講故事,挖掘與運河有關的故事。”全國政協委員、中共中央黨校社會和文化教研部副主任丁元竹委員建議,“包括與運河文化相關的習慣,諸如藝術習尚、生活習慣、思維習慣、社會習慣等等,需要通過民俗和人類學的田野調查發現和挖掘。”

委員、專家們希望通過模型復原、數字仿真等技術,運用博物館、展陳館、出版物等傳統媒介及網絡等新媒體,科學普及大運河所蘊含的水利技術、文物遺跡、民俗非遺等文化,提高社會影響力,并和文旅項目結合,將文化遺產遺址保護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弘揚聯系起來,充實文旅項目內容、打造新景點。

“活起來”需要深化協調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大運河要“統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做到“三好”,“統籌”是關鍵。這需要區域之間、部門之間加強協調,工程內部戰略規劃、資源分配、組織實施也要搞好銜接。各地要立足當地、面向全局,主動作為、積極配合,做到“走路兩條腿,建設一盤棋”。

“各自為政、數據分割、政策分割的情況還是存在的。”丁元竹委員說。各個河段之間的利益關系需要協調,尤其是中央政府需要統一協調,分類統籌,處理好各地區、各部門和各個行業之間的關系。

民進中央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委員、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黨派提案人)萬金紅認為,造成這個現象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大運河目前尚無統一的管理機構。“大運河不論從概念還是價值上來講都是一個整體,但目前對其的管理和使用都是分段的。”他說,大運河的管理分屬于水利、文物、航道、旅游等不同部門,不同地區之間又有行政區劃的界限,即使在水利系統,仍有流域機構和地方水行政主管部門的區分。

而另一方面,由于相關法律法規體系不完善,文物法的部分原則和規定不適用于以大運河為代表的活態文化遺產的保護和發展。2012年,文化部頒布實施了《大運河遺產保護管理辦法》,規定“近代以來興建的大運河水工設施,凡具有文化代表性和突出價值的”也屬于大運河遺產,并對大運河遺產保護和發展所涉及各部門的職責和分工進行了協調,但仍有待進一步細化。“亟須建立原則一致、層次分明、界限清晰、職責明確、協調統一的適用于大運河保護和發展的法律法規體系。”萬金紅說。

對此,他建議在當前管理體制下創新工作機制,在水利、文物、航道等不同部門之間和不同地區之間逐步建立高效、便捷的協調機制并形成制度,加強不同行業間行政審批、行業規范或標準等的協調和對接,加強不同地區之間的交流和借鑒,為大運河的保護和發展在實施層面掃清障礙。通過多途徑、多角度的宣傳、展示,增加公眾對大運河水利遺產價值和特點的認知,創新機制,使利益相關者能夠參與大運河保護與利用的決策,使文化遺產能夠真正惠及民眾。

丁元竹委員進一步建議,建立以大數據為基礎的大運河文化帶治理體制機制,集成現有各省市、各層級、各部門的文化文藝子平臺,從頂層設計開發全大運河文化帶的統一文化供需平臺,創新文化服務供給,實現文化服務精準化。同時,考慮統籌全流域的文化數據的內容與標準,實現全部數據接入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推進大運河文化帶的數據共享、交換與公開。

全國政協委員、民建河南省副主委、洛陽師范學院院長梁留科認為,大數據不是建設一個更大的硬盤和服務器系統,而是把現有的數據平臺互聯起來,形成一個在線的巨型數據系統和運算體系。這其中涉及打破現有利益格局,建立各個部門、地區、行業、單位之間的信息共享的機制,以及信息安全制度。

“運河文化在各省區有相同的一面,也有不同的一面,通過大數據治理,可以避免千篇一律,有利于發揮和體現各地區的優勢和特長,實現運河文化建設朝著精細化方向發展,實現千年大計。”丁元竹說。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平码二中二论坛 分分彩票app 英国时时彩官网 江西新时时彩中奖秘籍 陕西11选五20190602开奖 新时时数据遗漏 pc28蛋蛋加拿大走势图 甘肃11先选五走势图 怎样买彩票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表 斗牛最简单出老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