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二中二论坛|平码研究贴吧

首頁>委員風采

直上蒼穹護蒼生——對話全國政協委員、航空工業直升機總設計師吳希明

2019-03-11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重器解讀
  
  直升機:典型的軍民兩用產品。突出特點是可以做低空(離地面數米)、低速(從懸停開始)和任意方向的飛行,特別是可在小面積場地垂直起降。由于這些特點,被廣泛應用于武裝、運輸、醫療救護、救災搶險、地質勘探、旅游觀光和和公務等領域。
  
  經過幾十年的不斷摸索,我國的直升機產業形成了“軍民結合、一機多型、系列發展”的產品格局。總體來說,軍用方面,我們的直升機已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完全可以與國際同行同臺競技;但民用領域差距還較大,技術方面在使用壽命、可靠性以及成本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
  
  2012年11月11日,一架直10武裝直升機出現在珠海航展之上,頓時引起世界震動。
  
  它的出現標志著中國已經擁有了自主研制、具備世界先進技術水平的武裝直升機,將我國直升機研制能力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縮短了20年。我國直升機工業一舉站到了與國際同行同臺競技的舞臺上。
  
  直-10的成功給直升機行業帶來了井噴式發展。幾年來,國產直升機形成了“軍民結合、一機多型、系列發展”的產品格局,形成了全譜系化發展,全方位滿足了軍民用戶需求。
  
  直升機的突破給中國帶來了什么?這期間又經歷了哪些困難與波折?直升機的未來又將走向何方?作為中國航空工業直升機總設計師,全國政協委員吳希明先后參加了我國自主研制的幾乎所有直升機機種的設計工作,他的講述將為我們揭開謎題———
  
  “直升機有著獨一無二的作用”
  
  記者:直升機因其天然具有的軍民兩用特征,早已廣泛應用于人類社會生活、經濟發展的眾多領域。直升機的存在和發展對于我國有什么重要意義?
  
  吳希明:直升機是一個集先進工業技術之精華的產業,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的象征。它同時也是一個很獨特的航空器。
  
  說它獨特,一是因為它的技術特征與使用特征:對起降場地要求較低,受地形影響較小,可以懸停、朝任意方向飛行,反應迅速。特別是那些現代化交通運輸工具難以接近的地方,直升機能充分發揮特長。
  
  二是因為它在軍事領域及國民經濟建設中發揮著巨大作用。從某種形式上,直升機改變了現代地面戰爭的作戰模式,同時在高原山區運輸、醫療救護、救災搶險、吊裝設備、旅游觀光等方面可大顯身手。
  
  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在幾乎所有的道路設施全部毀壞、重型機械設備無法到達救災現場的情況下,俄羅斯制米-26重型直升機采取懸吊的方式將重達近15噸的大型挖掘機送到唐家山堰塞湖壩體,還將230名受災群眾轉移到安全地帶。
  
  特別是對我國而言,發展自己的直升機有著獨一無二的作用。
  
  直升機本身在設計時會根據任務來確定技術指標。不同用途、不同高度、不同溫度,最優化的技術參數都可能不一樣。
  
  我國擁有獨特的自然環境,地形復雜,高原、高山所占區域很大,社會發展不均衡,一些區域只有直升機可以提供服務。而高原性能的普遍缺失是國外直升機與中國應用不相匹配的重要體現。
  
  同時,國外民用直升機主要用于交通、消費,而我國目前主要把它作為工具使用,也造成設計與需求有所差異。
  
  于此相對應,近年來,我國自主研發的直升機根據我國特殊的使用環境,進行了有針對性地設計,能夠滿足高溫、高寒、高海拔等地形地貌的使用需求。
  
  記者:我們的直升機研發基地位于江西景德鎮,上世紀90年代時,員工數量大約有1.7萬人,可以被稱為世界上人數最多的直升機制造商,但那時年產量只有2架。十幾年過去后,在這里軍用直8、直9、直10等系列化直升機橫空出世,AC311、AC312、AC313等新一代民用直升機也取證生產。這些年發生了什么?您如何評價目前的發展現狀?
  
  吳希明:航空產品的研發研制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過程,需要長時間的積累積淀。事實上,從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直升機才真正開始大力發展。
  
  經過幾十年的不斷摸索、努力,我們的直升機已走出與世界強者相比“望塵莫及”的窘境,走過了“望其項背”的旅途,正在“并駕齊驅”的奮進。
  
  現在直升機產業形成了“軍民結合、一機多型、系列發展”的產品格局。主要產品包括軍事領域的直8系列、直9系列、直11系列、直10、直19等直升機;民用直升機領域有AC311、AC312、AC313、AC352等;還擁有無人直升機、在研的3噸級民用直升機、重型直升機等,形成了全譜系化發展。從1噸到13噸,這些系列化直升機產品服務于國防建設、社會公益和國民經濟發展的水平在顯著提升。
  
  總體來說,軍用方面,我們的直升機已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完全可以與國際同行同臺競技;但民用領域差距還較大,技術方面在使用壽命、可靠性以及成本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
  
  所以,我們希望以此為起點,按照“兩個7年,兩步走”的戰略規劃不斷加強研發和部署。
  
  希望在2025年之前,使現有平臺(AC311系列、AC312系列)具備較強的市場競爭能力,初步形成市場化的民機研發體系,并建成直升機的銷售、培訓、保障網絡;到2032年前,完成AC313能力提升和重型直升機研制,形成“一機多型,全面適用”的格局,逐步邁入世界先進行列。目前,我們正在研制40噸的重型直升機,未來將
  
  滿足更多的需求。
  
  “定型交付的時候,大家哭成了一片”
  
  記者:您認為,我國在直升機領域的突破為我國科技發展、工業發展帶來了什么?
  
  吳希明:航空產品是一個國家綜合工業基礎、工業技術水平的標志與體現。如果想要達到國際水平,需要所涉及的各行業水平都達到一定程度。如果哪里存在短板,必將付出很大代價,需要被迫去折中、拉低整個產品的水平。因此,優質的航空產品是一個大國、強國的重要標志。直升機也是這樣。
  
  在國際上,直升機的相關理論往往都是定性地分析和研究;但把它作為型號研制時,實際需要大量的工程積累、實驗驗證,通過不斷修正,才能設計出一個優秀的產品。這一過程涉及幾百家單位、幾十萬人的共同協作。
  
  通過多年來廣大科研人員以及各方的共同努力,我國相應的直升機研發技術、研發體系、研發能力都建立了起來,并與世界先進水平相當接近。
  
  例如,在研制直升機過程中,需要解決重量控制難題。一些發達國家對碳纖維等復合材料出口控制極嚴。為了擺脫受制于人的局面,相關單位開始了直升機復合材料自主研發。如今,這種復合材料已經可以100%滿足國產化直升機的需求,并可以擴展到其他領域,促進一系列配套產業的發展。
  
  同時,直升機軍民兩用的特性也決定了它的發展會與整個社會的服務體系相互促進,直接帶動和影響其他產業的發展形勢與方向,例如旅游觀光、公務飛行等等,開發出新的市場。
  
  記者:作為直10、直19等重點型號的總設計師,您最了解直升機歷經的過程。回顧這些年,您感觸最深的是什么?
  
  吳希明:首先就是重大裝備必須自力更生、自主研發。
  
  我國航空發動機一直是個短板。最初我們研制直升機時找了普惠加拿大公司合作。剛開始合作時都很順暢,但就當我們馬上要進行生產、交付用戶時,相關設備就被列入禁運名單。
  
  因為引進的發動機不能按時交付,逼迫我們加緊了對國產直升機發動機的研制,也促使了玉龍發動機的突破,直到直10用上了“中國心”。
  
  這些合作經歷,讓我們更加堅信: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發展中國的直升機工業,必須走自主創新的道路。
  
  第二個感觸就是重大裝備研制需要不斷探索、不斷積累。
  
  對航空產品而言,國際上有個慣例,一個新產品中新技術不能超過20%,否則即使你再全力以赴,風險也會非常高。然而我們在研制直10時,幾乎全是新技術。
  
  憑借著所有戰線上十幾萬人十幾年日夜加班加點,不停地完善試驗、暴露問題,再優化,再暴露問題……不斷積累經驗、完善技術、培養人才……才有最后的成功。
  
  記者:有什么記憶深刻的場景?
  
  吳希明:第一個涌上我腦海的應該是直10定型交付的時候,大家哭成了一片。
  
  直10的研制從1998年立項到2010年定型量產,經過了12年。這12年間,幾百家單位十幾萬人加班加點,幾乎沒怎么休息過。
  
  在成功的那一刻,想想我們交出的這份答卷,覺得可以給國家一個交代了,當時的心情真的很難用語言表達。
  
  我給你說段歷史: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昌河面包車。上世紀末占據北京出租車市場半壁江山的“面的”都是昌河產的。通過把在汽車等民品上賺得的利潤補貼到直升機的研制中,才保住了這條生產線、保住這些研發團隊。
  
  朝著智能化無人化高速化發展
  
  記者:在國家政策推動下,通航產業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直升機發展的未來前景非常廣闊。您如何看待這樣的市場前景?
  
  吳希明:正如我之前所說,國民經濟建設需要更多的手段和先進的運輸設備;同時,我國發展還不均衡,有些區域交通并不方便。兩者疊加,意味著直升機對中國而言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能發揮更好的效益。
  
  數字顯示,2011年,中國民用直升機保有量僅為238架;到了2017年,達到了1007架。據分析,未來十多年間,民機需求將達到4000余架。這意味著每年需要三四百架的生產量,因此直升機行業未來前景廣闊,市場空間龐大。
  
  記者:您覺得未來直升機會向什么方向發展?
  
  吳希明:從民用直升機的角度,是兩條主線:一是技術創新;一是產業發展。
  
  首先,常規直升機技術已經發到極致了。因此在目前的市場需求下,它正朝著智能化、無人化、綠色環保、安全舒適、經濟型更強的方向發展。
  
  第二,要高速化。現在世界上的民用直升機基本時速為300公里。這個速度還不能完全滿足社會經濟建設的要求。為此,它必須打破常規構型。例如,目前美國生產的傾轉旋翼機可達到四五百公里/時,這種機型既包含了常規固定翼飛機的特征,又帶有直升機特征,是一種新的發展方向。
  
  感受到了政協的力量
  
  記者:航空事業一直以來都是政協委員們關注的熱點,包括業界很多專家、學者都是政協委員。您有沒有親身感受到政協組織、政協委員推動航空事業發展的故事?
  
  吳希明:政協委員們一直都很關注航空事業。無論是通過調研還是提案,這些年來在航空規劃、科技支撐、產業發展等方面進行了許多呼吁與推動,促進了航空事業科學健康發展。
  
  我是第一位來自直升機領域的全國政協委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對我們這些年所做工作的認可和肯定。雖然我是十三屆政協的新委員,但很快就感受到了政協組織對直升機行業發展的推動力量。
  
  去年全國兩會上,我提出提案:呼吁直升機發展要有長遠規劃,加強統籌協調。提案提出后,發改委和工信部對此高度重視并給出了書面評述和工作要求,工信部裝備司同志專門聯系并和我詳細交流討論了該提案相關內容,介紹了工信部的相關工作現狀和考慮,探討了后續發展。今年在工信部研究項目中將立項進行我國直升機產業現狀和發展策略研究,力促我國直升機產業高速發展。
  
  今年我的提案繼續呼吁大力發展民用直升機,也希望借政協這個廣闊平臺,讓更多人了解中國直升機、重視直升機發展。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平码二中二论坛 最新时时彩后一必中 辽宁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金花三张牌 更新时时图 澳洲幸运8开奖网 彩票极速赛车软件 二十一点博彩 全天河内最准计划 体彩青海11选5 福利票福建时时走势图